当前位置: 部门主页 >> 正文

扭转千校一面的局面

2016年09月21日 19:17  点击:[]

2016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超过770万,就业形势依然严峻,高校办出特色和水平的呼声更加强烈。

“博学、厚德、笃行、求实、创新”——媒体分析发现,我国900多所本科院校的校训只用了600多个汉字,用其中十大高频字进行组合,即可组成中国大学最通用的校训。校训撞脸,折射出我国高校“千校一面”的局面。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提高高校教学水平和创新能力,使若干高校和一批学科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水平。优化学科专业布局和人才培养机制,鼓励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按此建议,“十三五”时期高等教育改革将在“特色”和“水平”上重点突破,千校一面的尴尬局面将逐步扭转。这也是全国政协委员们的期望,在前不久举行的双周协商座谈会上,他们纷纷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建设科学的评价体系

“过去20年,我国高等教育快速发展的历程有两个重要特征,即项目驱动和指标牵引。”全国政协常委、华东师范大学校长陈群指出,项目推动和指标牵引的发展模式有效推动了我国高等教育水平的快速提升,但也造成了高校办学的同质化趋势。高校围绕各种专项计划和评价指标长期激烈竞争,很难结合自身传统优势和社会需要专心办学,走特色发展之路。

评价体系是高校办学的“指挥棒”。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原党委书记马德秀说,当前对高校的评价标准看重的是数量、规模等显性指标,未与质量、贡献挂钩,导致有的院校急功近利“专升本”,有的追求“学院”更名“大学”等。

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原副部长李卫红说,现在用一把“尺子”衡量所有的大学,评价简单化、一刀切,学校苦不堪言,走特色发展之路的积极性也被抹杀了。她说,建设科学的评价体系,是促进高校办出特色和水平的当务之急和重要切入点。

陈群建议,各级教育主管部门改革评估方式,强化综合评估,延长评估周期,优化评价体系,尤其要科学地区分投入和产出指标,使得高校可以在一个建设周期中,专注于内涵建设,提高办学质量和水平。

针对高校众多、定位趋同问题,全国政协常委、江苏省副省长曹卫星建议建立高等教育分类发展规划,实行分类指导、支持和评价,引导高校找准目标、凝练特色、对接需求,在不同类型上各安其位、各展所长。转变政府高等教育管理职能,让高校能够依法办学、沉下心来办学,关键是做好三个“放权”:省级政府及部门向高校“放权”,高校向教授“放权”,同时也建议中央部门向省级政府“放权”,如院校设置、高等教育招生应“学术型”和“应用型”并举计划、学位点评审、学科建设等。

“学术型”和“应用型”并举

民盟中央曾到北京、上海、江苏、浙江、重庆、河南等地做了一系列专题调研。调研发现,国内很多大学都将美国高水平大学作为自己办学的重要参考。民盟中央专职副主席徐辉说,美国聚集了较多世界高水平大学,但因为体制和办学历史不同,我国与美国差别比较大,不能盲目照搬。

全国政协委员、空军指挥学院原副院长朱和平指出:“我们当前最突出的问题是,国内高水平大学几乎是清一色的学术型大学,应用型高校没有发展空间,高水平的应用型人才短缺,影响了经济转型和创新型国家战略的实施。”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引导部分地方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多位委员建议,建设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应“学术型”和“应用型”并举。

朱和平建议,为应用型高校制定倾斜政策,包括实践型教员队伍建设、实习基地的建设、校企合作办学政策等。对学术型与应用型并举的综合大学,应从政策法规上解决分类招生、分类评价问题,并设立和完善相应的学历学位标准。

马德秀建议,评价标准要区分“研究型”“应用型”“技能型”等,但要赋予不同定位的高校同等地位。评价要突出特色水平,重绩效、重贡献,并依托第三方评估,形成多元评价。要改变政府完全按学生规模拨款的方式,应依据特色水平、贡献绩效配置资源。

全国政协委员、湘潭大学副校长刘长庚说,中央高校和地方高校享受的政策待遇各不相同。中央高校经费相对宽裕,地方高校经费比较紧张,而地方高校在专业设置、人才工程、研究生推免指标、博士点评审和招生指标等方面也受到一定限制,发展空间不足。他建议中央财政进一步加大对地方高水平大学的支持力度,在生均拨款、学科和博士点评审、人才工程等方面一视同仁,鼓励因地制宜地探索具有区域特色的人才培养模式和办法。

融入区域经济社会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大学校长娄源功认为,地方高校承载着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创新的重要使命。建设特色鲜明的地方一流高校,需要高校自身的努力,更需要“量体裁衣”的政策支持。

在陕西,高校服务地方经济创新发展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比如,西安交大动力系和陕鼓集团在新产品开发和远程技术平台建设等方面长期合作,促进陕鼓集团由单一产品供应向产品供应加产品服务一条龙的转变,较好地实现了企业的转型升级,也使学校优势学科得到了较好的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副省长张道宏说,将高校服务地方经济的成效纳入高校办出特色、办出水平的评价指标体系,将高校专业设置与地方产业发展和市场需求紧密结合,赋予高校一定的专业设置自主权,使高校专业设置更有效地对接地方产业发展,地方特色支柱产业的发展也能更好地促进高校学科建设。他建议,充分发挥高校优势学科对地方特色优势产业创新发展的支撑作用,以龙头企业为牵引,联合产业链上下游配套企业作为投入主体,通过政府资助,依托高校、国家工程技术中心、重点实验室等优势资源,建立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形成产业持续创新的长效机制,推动地方特色优势产业可持续发展。

李卫红建议,在国家发展规划中,统筹考虑高校合理布局和学科调整。“一带一路”、京津冀一体化发展,都是很好的契机,要在即将开启的“十三五”规划中统筹考虑我国高校的合理布局和学科调整问题。

占半壁江山的西部12省,高校数量不足全国的四分之一,适应当地发展需求的高水平大学更少。全国政协委员、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副校长郝际平说,鉴于西部地区重要的战略地位和西部高校承担的历史重任,国家应当在高校统筹布局中给予西部地方高校更多关注、支持,设立专项发展资金、人才资金,为西部吸引人才创造条件。(记者 周洪双)

来源:光明日报 2015年11月30日

上一条:聚焦:慕课能否“拯救”困境中的大学先修课 下一条:学者:教育学硕士就业面临的三大问题及对策

关闭

 

河南科技大学发展规划处/高等教育研究所   发规处电话:0379-64270665  邮箱:fzghc@haust.edu.cn 

                                         高教所电话:0379-64270323  邮箱:gjs@haust.edu.cn